全盛时期的切片

T:扩列扩列,宝们快来加我!!!

(弱弱)uid      188545349会有妈咪来加吗(小声)(弱弱)

占tag致歉,是赛提群宣 欢迎妈咪们来玩——|•'-'•)و✧

虽然现在人比较少 但是之后一定会多起来的(〜 ̄▽ ̄)〜

【赛提·幕霭听蔚梦/16:00】旧时光

上一棒:@钟客 

下一棒:@小白老师不开心 


是赛提中秋24h企划——(大声) 

祝米娜桑中秋快乐!

拉低tag水准  我流赛提老师们轻点骂  偶内盖 (超小声)

—————

  今天是「大风纪官」赛诺的「休息日」,没有工作。在家里闲来无事的他瞅见窗边那玲珑可爱的一株小灯草。它的原主人是道成林的「巡林官」提纳里,这盆小灯草是提纳里在赛诺生日那天作为礼物亲手送给他的,算是……当时的定情信物吧。至少赛诺这么认为。

  再说到提纳里……嗯,确实是有些时日没去见他了。赛诺在兜里揣上一点枣椰糖,再拿一束从多莉那里买来的塞西莉亚花,披上斗篷带上帽子,嗯,出发。

  赛诺轻车熟路的溜入道成林,在一座绿色的精巧的小房子前停下了脚步。雨林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比起沙漠是那样清新,阳光洒在被雨水冲刷过的新叶上,一切都是这样美好。

  诺回过神来把帽子放了下来,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和塞西莉亚花。终于,他往前踏了一步轻轻敲门,然后转过身慢慢等待那个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人儿开门。说不欣喜是装的,他和提纳里已经有数月没见了。没办法,无论是「大风纪官」还是「巡林官」都很忙。平常的书信来往根本不能抚平两人想见对方的心。虽然他们都不愿意说出口。

  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头青绿色的头发和那略显瘦小的身影,是小柯莱。赛诺一句“近来可好?”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赛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赛诺先生!是来找师傅的吗?师傅去须弥城买东西去了。赛诺先生愿意的话可以进来坐坐,我去给您沏茶。”小柯莱先发话了。“嗯,好,打扰了。”

  赛诺呆呆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这是提纳里一般工作的地方。这里向阳,风景也不错。

桌子上摆着一些书和一些赛诺看不懂的东西,还有一封没有写完的书信。赛诺上前拿起那份封信,大致内容是:道成林的某些区域环境恶化极其严重,希望教令院的大贤者们派出几位学生来道成林协助提纳里调查此事。但是提纳里写这个的语气……应该是多次向教令院提及此事无果,自己很着急但是没有得到教令院的批准。

  稀稀落落的日光映入窗来,落在用榕木制成的书桌上,给人以暖暖的感觉。赛诺趴在桌子上,发呆间好像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一种,淡淡花香的味道。赛诺一想到这香味的主人就不由得笑了一下,想象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样子……

  赛诺看看了窗外,又缩回来继续趴着,等那只小狐狸回来。

或许是提纳里回来的太晚了,也可能是赛诺最近工作太累了,赛诺竟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那时小狐狸还没到家。

  “柯莱——我回来了!刚才还顺便到雨林去摘了一点蘑菇,今晚我们喝蘑菇汤!”提纳里终于回来了,满载而归。“好耶!师傅做的蘑菇汤最好喝了!”提纳里冲着柯莱笑了笑了,一转头瞥见餐桌上的那一束塞西莉亚花。

  “赛诺……他来了吗?”提纳里现在脑子乱乱的,虽说他们两个已经是默认的情侣关系了而且算很是恩爱的,但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去见赛诺的话还是不太适应。

  “是的师傅,赛诺先生在房间等了您很久了。”

  “……好。柯莱先帮我把菜洗一下好吗,我去找一下赛诺。”

  “好的,师傅!”

  提纳里小心翼翼的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赛诺正趴在自己的桌子上。提纳里走到赛诺身边拽了拽他的衣角,没有反应。睡着了……可能等我等得有点久了吧。提纳里这样想着,却也没有打扰赛诺休息,只是拿了一个小板凳在赛诺旁边坐着。

  提纳里学着赛诺的样子趴在桌子上看他睡觉。 

  “赛诺……还挺可爱的。”提纳里这样觉得。

  提纳里打量赛诺的同时瞥见了他那双精瘦的手,比起自己常年带手套,赛诺的手因为常用刀枪有一层薄薄的茧……“就趁他睡着,牵一下手应该没有问题吧。”

  

  提纳里羞红着脸把手套扯下,与赛诺的手十指相扣。赛诺的手比他的凉一些,薄薄的手茧在自己手心摩擦,让提纳里心里痒痒。 

  提纳里虽然害羞得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手肘处,只露出一双眼睛继续盯着赛诺看,却也没有选择放开手。就这样握着,直至赛诺醒来。 

  赛诺醒来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只白白的爪子,跟自己十指相扣着,很温暖。一转头看见这手的主人却在原地愣了几秒。 

 

  “怎么了?发愣干嘛?来道成林不是来找我的吗。”提纳里从赛诺拽紧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当然是来找你的啊,只不过有些意外罢了。” 

  “?” 

  “大巡林官居然也会主动牵别人的手吗,真是令人感到稀奇。”赛诺看向自己的手,好像在回味刚才的十指相扣。

  提纳里也赌气道:“大风机关大人不也是吗,在别人家的书桌上睡着了。”说着快步想要走出门去。 

  赛诺依然停在原地,“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吧。” 

  “第一次什么?”提纳里停了下来。 

  “第一次牵手啊!”说着,赛诺走上前再一次握住了提纳里的手。提纳里害羞想把手抽走却发现赛诺握得太紧,动不了。 

  赛诺仔细打量着这双白白净净的手,突然低头,在这只手背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提纳里感到害羞极了:“别……别这样,柯莱,柯莱还在隔壁呢……会被发现的。”

  提纳里这样说着,赛诺也放开了他的手。“柯莱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今天来的时候她都知道我是来找你的了。我还以为你跟她说了我们俩的事情了呢。”

  赛诺的话给提纳里乐笑了:“可是,大风纪官不远万里跑来道成林,正常人都会觉得你要么是有公事要么就是来找人的吧。但是因为我在,前者的可能性就不大了。而且,柯莱还小——不能教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提纳里在末尾故意拉长音,打消了赛诺一些奇怪的念头。

  “啊……”赛诺伤感。

  赛诺抬头看看时间。啊,到点了。“好饿啊……”

  

  “师傅!师傅!菜我备好啦,师傅可以来做饭啦!”柯莱从厨房冲着卧室大喊了一声。

提纳里抛下赛诺就往厨房赶去。

  “我来了,谢谢柯莱嗷。”提纳里冲着柯莱宠溺的笑了笑,拿起切成块的蘑菇就准备往锅里倒。

  赛诺却从卧室跟到了厨房,想要从背面偷袭小提的尾巴。没办法,青绿色的尾巴毛茸茸的搁在身后摇摇晃晃,看上去十分的柔软。让人很想揉揉。

  “嗯?赛诺,你怎么来了,你不在卧室玩吗。”耳廓狐的听力是很好的。赛诺的行踪被小提发现了。

  “我……我会做饭的,我来帮忙!”赛诺对小提撒了谎,他其实不怎么会做饭。

  提纳里转过身对赛诺笑道:“是吗,心意我就收下啦,但是这次就让我来吧。改天你再给我做,好吗?”少年的笑无瑕且纯洁,最后一句“好吗”还故意放软了声音。赛诺听得迷迷糊糊的,满脑子都是黏糊糊的小狐狸和自己贴贴,“好啊……”

  赛诺乖乖站在提纳里身边盯着他做饭,眼睛却还是时不时瞟到了尾巴。

  提纳里大抵是注意到了赛诺看自己的目光,顿时羞耻感涌上心头,连手头做饭都慢了下来。

  

  “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盯着我的尾巴看……”提纳里越说越小声,说到一半想到自己已经是赛诺男朋友的身份了,看看尾巴什么的,应该是可以的吧。

  “嗯。”

  “好……诶?诶诶!我不是那个意思的,就是……就是如果想摸的话,我是说如果,可以上手摸的……就不用盯着它看……”提纳里抱着自己的尾巴摸摸,看了一眼旁边的赛诺。

  赛诺试探性的把手放在尾巴毛上搓搓,特别软。又狠了心似的抓住尾巴根向外滑。赛诺一直玩弄着尾巴,看起来很开心。

  可是提纳里这边可就不那么好受了,再怎么说尾巴也算是狐狸的一种敏感点,再加上赛诺那么娴熟的手法……提纳里不得不承认,确实很舒服……

  “师傅——赛诺先生——!饭做好了吗……?”柯莱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自己师傅靠在灶台边红着脸被赛诺先生摸尾巴。柯莱立刻反映了过来:“哦吼吼看来没做好呢,对不起打扰了,师傅你们继续——”然后就跑了。

  

  

  “不是!柯莱你听我解释,不是那的!”提纳里慌了,说着,便要去追柯莱,赛诺却拉住了他:“柯莱都这么大了,自己知道什么该学什么不该学。况且我们俩的事也迟早会跟她说。

  “好吧,那我先做饭。”

  

  在饭桌上柯莱低着头努力吃饭,一言不发。这让提纳里感到很奇怪。

  “柯莱…….?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其实就是”柯莱放下饭碗直勾勾的盯着提纳里,“师父,赛诺先生,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提纳里看看赛诺,正准备说话。“对,你师父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对象。”赛提选择主动坦诚。提纳里瞪大眼睛转过去瞪了赛诺一眼并试图解释。

  “好耶!我就知道师父和赛诺先生关系不一般!皆大欢喜皆大欢喜。”柯莱明显开心多了,拿起饭碗继续刨饭。

  “?”“你教的?”

  柯莱嘴里包着饭,含糊不清的继续说到:“上次师父为了给赛诺先生送生日礼物想了好久,最后才选定的小灯草。自从那日回来之后师父就常常对窗发呆,那时我就在想师父是不是和赛诺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是真的。”

  赛诺戏剧性的冲着提纳里坏笑:“看来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我,我吃完了!”提纳里猛地放碗,溜进了自己的卧室。“师父——!”“没关系,小狐狸生闷气而已让他自己静静就好啦。柯莱快吃吧,等一下我去洗碗”“……那就麻烦赛诺先生了。”两人不再交流。

  

  柯莱吃完饭就自觉的去巡林了,赛诺洗完碗却进了提纳里的卧室。 

  提纳里愣坐在书桌前发呆:“你这次来道成林能来多久啊?”“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在这里过夜,明早再走。” 

  最后一缕夕阳落在提纳里脸上,少年倾身将那未寄出的信件合上,转身对着赛诺笑:“所以,这位先生,今晚,你愿意继续陪着我吗?”赛诺上前紧紧搂住他“当然了…….” 

  当晚,赛诺和提纳里是在一起睡的。赛诺想把提纳里往怀里揽,却不料其自家小狐狸主动往自己身上蹭。提纳里把自己的耳朵抵在赛诺脖颈处,脸却抵在赛诺宽厚的胸脯上“我能听见你的心跳。”却不知他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赛诺心跳又加快了几分。“嗯……..” 

  耳朵软软的,小狐狸在怀里一动不动乖乖的。今夜上半,提纳里睡得很香,而赛诺基本没睡。 

  

  等第二日赛诺睡到自然醒,提纳里早就不在他身边了。赛诺穿好衣服就往外赶。发现桌子上有一碗蘑菇鲜虾粥,提纳里在桌上等他。

  你快走了,对吧?”提纳里趴在桌子上看那碗粥“大概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一趟你?”“快的话一个月,事情如果不处理完的话…….可能几个月 半年……..”赛诺坐在餐桌上喝粥。

  提纳里起身为他整理斗篷,细致到每一处褶皱。每一处花纹的位置。

  突然赛诺猛地一拉,提纳里失重倒在了赛诺怀里,赛诺借此机会偷偷的亲了一下他的脸却被提纳里害羞地推开。“明明都快走了,人还是这么不老实。”“可是某只小狐狸好像很舍不得我的样子诶。”赛诺日常嘴欠。提纳里抓了赛诺几爪,恼羞成怒:“谁舍不得你啊?现在都几点了还不走还不走。”

  “走了啦。”

  明明只是送客,提纳里却以“雨林深处很危险”理由硬生生将赛诺送到了雨林与沙漠的交界地带。“好啦不用再送了。”赛诺临走之前还想跟自己老婆腻歪腻歪结果被无情拒绝甚至差点给了赛诺一脚。提纳里有点生气:“你这样真的很破坏气氛诶。”说着,的赌气似的别过头去不看赛诺。

  “那你觉得正确的气氛应该是什么呢?” 

提纳里显得比赛诺还急:“快点走啊都几点了!” 

  “我这不是,想多陪陪你吗。” 

  提纳里不说话了就看着他。赛诺被逼得只能向前走,虽然走得极慢。 

  ……….. 

  提纳里还是跟上了他。从侧面扯住他的衣角往下拉,并在赛诺嘴角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就立刻转身。“以后……多来道成林看看我,可以吗?” 

  至于这句话的答案,是赛诺一个更加猛烈的吻。

  “我会的。”

  

好诶!!!!新饭饭——!提前祝米娜桑中秋快乐!

帝诗床下在逃人员:

【赛提·幕霭听蔚梦】中秋24h企划 终宣

🎉*温馨提示:末尾有惊喜,请注意查看*


转荒漠,落林野,何似在人间。

耳廓藏,胡狼啸,千里共婵娟。


🌙活动cp:赛提

🌙活动tag:幕霭听蔚梦

🌙时间:2022.9.10全天放送


🌙Staff:

策划组:不愿透露姓名的审核七圣

美工:  @秋水三分  

文案:@槐序


🌙参与人员:

0:00 @帝诗床下在逃人员 

01:00@何呵12138 

02:00@星恒 

03:00@一事未完 

04:00@小货子 

05:00  @氿 

06:00@菌子要煮三十分钟 

07:00@赛诺提纳里结婚牛头人是我 

08:00  @poet 

09:00@基鸽(符华激推版) 

10:00@YOYO 

11:00@渂铭个邱的(:Peso) 

12:00@山野秋日。 

13:00 @渚星 

14:00@木子 

15:00 @钟客 

16:00@全盛时期的切片 

17:00@小白老师不开心 

18:00@Hillicy 

19:00@歌莫 

20:00@弯弯Sirius 

21:00@䎒羽冽纹 

22:00@槐序 

23:00@巴巴托斯在上 


🌙特殊时间:

05:20@冷兮 

13:14@✨木易安氵酉✨(看置顶 


初宣链接点


      📢【好消息🎉好消息🎉】


      时令佳节,还在为cp产粮默默无闻感到冷清吗?还在为感受不到观看者的留言而感到难过吗?

      本活动现已通过“LOFTER官方中秋特别企划审核",编号【214】

       经策划组探讨决定,鼓励大家一起来创作。

      9月10日当天为自己的作品打上#幕霭听蔚梦 #中秋团圆 主tag,将会获得一定官方流量加持,超过50人参与即可获得活动cp的中秋限定头像框。

      心动不如行动,快来加入!

      ❗❗❗当然,水tag占位的情况是打咩的!!!不管你认为自己的水平如何,都可以一试。

      策划组尊重每一位创作者,衷心希望每位参与进来的老师们都会收获自己的热爱。
      感谢你看到这里,我们中秋见!

「赛提」一万次心动

趁3.0还没出疯狂造谣,背景是两人工作的闲暇时间(✓)

是第一次产粮 无脑产物 慎看 我是错字王(悲)

ooc归我  美丽爱情归赛提(好耶)


1

“这束花好漂亮。是蒙德的塞西莉亚花吧,经常在书本上看见它,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呢。”提纳里坐在窗台上,荡悠着双腿跟才从蒙德出差回来的赛诺聊天,顺手将那束花放到了书桌上,“你呢?就在外面站着,不进来坐坐吗?”


还没等赛诺开口,提纳里抓住赛诺的右手把他从窗外拽了进来。“刚刚雨林下了一场雨。你的斗篷应该淋湿了,脱下来给我吧,我去晾着。”“嗯嗯。”赛诺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他在屋子里走动,那条晃悠的绿尾巴惹人醒目。


大抵是赛诺看得太入迷了,直到提纳里用身体挡住了他的目光。一抬头,对上的是小狐狸那疑惑的眼神:“你在干什么。”“研究阔耳狐的……嗯……身体构造……”提纳里的眼睛是很好看的,至少赛诺是这样认为的。沉溺在小狐狸的黄绿色眼睛的提纳里就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了。


“嗯……?”小狐狸眼里露出一些许震惊,然后是羞愤。结果呢就是赛诺被狠狠地抓了一爪,提纳里好一会儿没有理他。至于赛诺是怎么把小狐狸哄好的嘛,大概是因为提纳里头上别着的那朵小巧而又灵动的塞西莉亚花吧。


“我喜欢你,赛诺。”提纳里晃悠着尾巴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己爱人工作,含含糊糊地说出了这句话。他认为赛诺没有听见。


赛诺没有回应。只是慢慢走到他身前,轻轻拨动小狐狸耳边的那朵塞西莉亚花,又俯下身子给了爱人一个轻轻的吻:“这是我的荣幸。”



2

柯莱最近感冒了。


“一定是前几天巡林的时候不小心淋了雨,回来又坚持穿着湿答答的衣服处理事务,柯莱感冒了……也是我这个师傅的不对……”提纳里低着头,一脸愧疚的跟赛诺聊着,离房间很远,柯莱不会听到。


赛诺看着小狐狸愧疚的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该怎么做?需要我去采一些药吗?”“不用了,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嗯……你帮我照顾一下柯莱,厨房有菜和粥,如果日落之前我没回来你和柯莱就先吃不用等我……”提纳里又巴拉巴拉交代了一通,然后背上竹笼就往道成林深处走去。


赛诺一直在家里焦急的等待,时不时就向窗外望去,急得都快变成望夫石了。连坐在角落里喝粥的柯莱看见了都问:“赛诺先生,您是在等师傅吗?”“嗯,我怕他回来饭放凉了。”赛诺先生和师傅的关系真好啊……柯莱在心里默默想道。


直到最后一缕夕阳被地平线淹没,赛诺承认,他慌了。夜晚的雨林极为危险,即使是提纳里这样优秀的巡林官也怕难免会遭遇危险。赛诺实在坐不住,起身抓起外套,交代了一句:“我出去一下,照顾好自己。”就头也不回地向雨林走去。


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吧,直到天空布满了繁星,周围环境慢慢变黑,依旧不见提纳里的踪影。


赛诺就这样慢慢的寻找着,就在他将要放弃准备赶回小木屋时,发现一棵古树下放着一个歪歪斜斜的竹笼,里面还有一些草药。赛诺一下子就认出这是提纳里的竹笼。但是竹笼在这……人又去哪了呢?遭遇袭击了吗?地上没有搏斗的痕迹……说明没有走远,提纳里就在附近!


赛诺最后在古树上面找到了他。提纳里被藤蔓缠住死死的捆在了树上,他想挣脱却被越缠越紧。这藤蔓还带刺,提纳里唯一一点裸露的皮肤都被划伤了。


“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下。”赛诺跪坐在地上给提纳里的伤口涂药。“唔 嘶——今天草药本来够了的,就是那棵树附近很多,我就想着多采一点放着。当时天色也暗了,只顾着采草药,没仔细看,就被唔……”提纳里害羞,自己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别过脸没去看赛诺。


“道成林的首席巡林官,有时也会犯这样的小错误呢。”赛诺的语气里带有几分调戏,瞄了一眼害羞的小狐狸,得逞的笑出了声。


提纳里气不过,抬着腿眼看就要踢赛诺:“你再笑!”没想到赛诺直接抓住他的小腿往下一拉,提纳里瞬间跌到了赛诺怀里。“怎么样,还想踢我吗?”“就要踢你,就要踢你!”说着,脸红着扑腾了几下腿,发现已经跑不了就索性直接将脸埋在赛诺胸前。


俩人就这样抱了好久,突然,提纳里提到一句“柯莱呢?”两人才想起,对,柯莱生病了!